清代是我国古代私人藏书发展的巅峰时期,著名藏家灿若星辰,海源阁藏书楼即是其中的佼佼者。海源阁藏书近四千种,二十八万余卷,改变了我国古代藏书中心偏于东南一隅的局面,与常熟瞿氏“铁琴铜剑楼”、湖州陆氏“皕宋楼”、杭州丁氏“八千卷楼”并称清代四大藏书楼。

海源阁由杨以增创建于道光二十年(1840)。海源之名取自《学记》先“先河后海”之语,蕴含着兼收并蓄、溯流追源之意。因此海源阁藏书在内容上以经、史为主,重视四经四史的收藏。而名其室曰“四经四史斋”;在版本上则尤重宋元旧刻,所藏宋元珍本 四百余种,逾万卷,其藏书之精之富为海内外学者所仰慕。

 

杨氏广搜珍本,不是仅将其束之高阁,而是对其进行较为系统的整理,考证源流,辨其异同,先后编辑有《楹书隅录》、《宋存书室宋元秘本书目》、《海源阁藏书目》等书目著作。

海源阁虽然锁钥严密,秘不示人,但其契交如许乃普、潘祖萌、鲍源深、朱学勤、汪鸣銮等亦能登阁观书。杨氏把《蔡中郎集》等珍本影印,以广其传。

海源阁劫后照片

海源阁藏书源流和散失示意图

 

 

一九七二年九月毛泽东主席将海源阁藏书《楚辞集注》的影印本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。

 

海源阁藏书起源于杨兆煜,继兴于杨以增。杨兆煜精鉴赏,好收藏,当时藏书已相当可观。杨以增为杨兆煜长子,自幼受家庭环境的熏陶,酷爱收书,孜孜以求,一生不怠。遂成海源阁后来的泱泱大观。

杨兆煜,字炳南,又字熙崖,生于清乾隆三十三年(1768年),卒于道光十八年(1838年)“少有高识远韵”,曾任即墨县教谕、论帖、品诗、读画具有鉴裁,好绘山水又好收藏。事母至孝,谥“孝直先生”。从现能见到的“古东郡厚遗堂杨氏藏”、“东郡杨氏厚遗堂珍藏”等藏书印看,他当时就已收藏了相当数量的图书。

杨以增,字益之,号至堂,又号东樵。生于清乾隆五十二年(1787年),卒于咸丰五年(1855年)。道光二年(1822年)进士,后历任贵州荔波、贵筑知县,贵阳知府,广西左江道员、湖北安襄荆郧道员、河南开归陈许道员,甘肃按察使,陕西布政使,陕西巡抚、权陕甘总督,江南河道总督等职,谥“端勤”。杨以增“平生无他嗜,一专于书,所收数十万卷”,亦兼刻书,为清代著名藏书家,享誉海内外,又与民族英雄林则徐志同道合,交逾莫逆, 传为士林佳话。

杨绍和时期是海源阁藏书的发展阶段。杨绍和,字疆彦合,号德、卿,生于1832年,卒于1875年,咸丰二年,举乡试,官户部郎中,版权所有聊之旅旅行社,转载必究!同治四年(1865年)成进士,历任翰林院编修,侍读等职。他录承家训,一专于学,搜罗典籍,又从梅曾亮、包世臣,治学深邃。曾编辑《杨端勤公奏疏》、《海源阁珍存尺牍》、《楹书隅录》等书。《楹书隅录》就海源阁藏书"考核异同,检校得失详载各跋,间附已意,并记其行式印章",已成为珍贵的研究资料。

杨绍和在北京做官时,适逢清宗室怡府“乐善堂”藏书散出。“乐善堂”藏书原得于毛晋“汲古阁”,钱曾“述古堂”,“大楼九棍,度藏皆满传之百余年”,多系名家旧藏,宋元精秘之本十分丰富。因乾隆修《四库全书》时,乐善堂拒不进呈,所以其中多有《四库全书》未收之书。杨绍和搜购了北方藏书的大部分精华,使海源阁藏书达到鼎盛时期。

杨保彝,字奭龄,号凤阿,生于1852年,卒于1910年,同治九年举人,历官内阁中书、户部员外郎、总理衙门章京,山东通志局会纂,兼任山东优级师范学堂教务长等职,他“天怀旷逸,喜尚论古人,口若悬河”,博学多识,学有根底,亦笃于藏圃书。晚年将“海源阁宋明版书,及古字画金石,禀官立案,永作家祠世守,勿为子孙毁弃,”编有《海源阁宋元秘本书目》、《海源阁书目》等书。

杨敬夫,原名杨承训,生于光绪22年(1900年),是杨保彝去世后,其妻王氏少珊从近门过继之子。幼从师靳维熙、许敬铭攻读,后求学山东省政法学校。1970年卒于天津时,时年70岁。由于当时出现兵乱,杨承训便把许多珍贵的书籍,一部分运往济南,一部分运往天津。运往天津的那部分当时抵押在天津的盐业银行,后来归入国立北平图书馆。他对海源阁做出的主要贡献是在解放后,他把海源阁37种85件文物无偿捐献给国家。

我国古代的私人藏书往往是旋得旋失,聚散无常,其能如海源阁递传四世者已是寥如星凤。然而,既使杨氏数代均有志于藏书,潜心搜集,精心管理,藏书亦终不免于星散,其命运令人唏嘘。

人间庋阁足千古,天下藏书只一家。书籍是全人类的营养品,虽然海源阁藏书已经星散四方,但它在中国文化史和藏书史上必定会永远熠熠生辉。